【秦林】橘子汽水(abo)1

警告:神奇的OOC,没什么逻辑,没什么文笔!又是一个坏掉的秦明。


Omega秦明xAlpha林涛

没错,没标错,Omega秦明和Alpha林涛。

很久以前开的一个脑洞:论Alpha界的耻辱,被Omega标记还很快乐的涛涛♂

其短无比,目测十章完结(前提不要开车爆章……)


有私设,文内会点出,不影响阅读。


————————————————


1

 

午后的龙番警局飘着一股清爽而甜腻的气味,就像是一瓶开了罐的橘子汽水混入柠檬的气息,在阳光下肆意地散发它的美好。

 

林涛翘着腿,他叼着一支笔,正皱着眉头为结案报告奋斗,无论多少年过来,他果然还是最讨厌结案后必须要填的报告,需要一本正经的语气,不能用他年轻时候的天赋,可以吹得小Omega天花乱坠的坠入爱河的情感小段,只能干巴巴在纸上挤着。

 

龙番警局的Alpha不多,只有他和谭局两个,毕竟现在大多优秀的Alpha都被塞进了特工武警的队列。

 

谭局喜欢用气味隔离剂,所以飘着的信息素肯定不是那个一脸正经不苟言笑的龙番局长,只会是还愁眉苦脸写报告的林涛,他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信息素飘得有多远,会不会勾几个甜美的Omega过来。

 

混在Alpha信息素里还有一层清晰明朗的柠檬气息,那是龙番警局唯一一位Omega的气味,而这位Omega比谭局还要不苟言笑,被封为龙番第一冰山美人。

 

现在虽然Omega早已挥去曾经的弱势,成功与Alpha并齐,但依然有诸多的弊端,他们比Alpha更容易受到发情期的干扰,且长期的药物压制会让发情期更加的狂躁、影响情绪。所以几乎没有一家警局会聘用Omega做警察。

 

秦明是个例外,从第二性征发育开始,他便没有受过Omega信息的干扰,他冷静理智,优渥的大脑是绝对的出色。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秦明甚至还有些不近人“情”。

 

林涛是同秦明一起毕业的,彼时他是所有人爱戴的英俊无比的Alpha林小涛,而秦明那时就已经有了冰山美人的称号,在Omega依然稀少的情况下,大家对于Omega天生的爱戴依然趋之若鹜。

 

那会儿林涛号称是刑侦系最帅一颗草,而秦明是法医系一朵花,爱慕他们的人无数,只不过对于更多的人来说,林涛和秦明似乎本就是天生一对。

 

林涛对秦明很照顾,出自于Alpha对于Omega的责任感。

 

作为有些小骄傲的Alpha,在心底自然对Omega是拥有强烈保护欲的,所以林涛那时还有一句口头禅——我等我家秦明宝宝。他站在解剖楼底下,就像等另一半放学的热恋男友,吟着招牌而阳光的笑容,一直等到秦明从埋头苦学中抽离。

 

他们并不在同一个寝室,而且秦明的寝室要比林涛高一层,但这不影响林涛总是出现在秦明的寝室里,殷勤地像秦明养的一只大型柴犬,在秦明面前摇晃着无形的尾巴。

 

在所有人眼里,林涛是在追求秦明,包括秦明也这么认为。起初林涛只是为了保护那点天生Omega的本能,后来久而久之,林涛也觉得自己在追求秦明,秦明也没有拒绝他,但他们谁都没有提出交往尝试的事。

 

林涛给人的形象总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一如他小胡子糙汉的造型深入人心,其实林涛在情商上还真是和形象一模一样,秦明的不拒绝不提出仅仅是不放心与Alpha和Omega的这一层性吸引,而林涛的不提出则是……压根没想到。

 

所以他们就这么一起捆绑着从大学毕业,一起进了龙番警局。

 

在龙番警局里每天都飘着水果的味道,而且林涛还经常带一堆的水果进秦明的办公室,这导致了秦明的办公室里味道更是繁多,倒不像是法医科,更像是街头的一个水果摊。

 

林涛的信息素闻起来很像橘子汽水,不太像寻常Alpha那般或多或少是强势的气味儿,有点甜甜的柔软与清新,一般有人提起他们林队的信息素,秦明会很正经且严肃的纠正他们,林涛的信息素是甜橙,夏日阳光下的甜橙。

 

比起林涛的信息素,秦明的柠檬还倒显强势一些,带着些凛冽的味道,比起林涛那股甜到不行的信息素,真让人怀疑他们之间是不是该颠倒颠倒。

 

平时也是秦明更强势一些,这经常被人喻为女王般的属性,他冰冷而带着刀锋。

 

李大宝是后来才加入的法医科,她是一个很普通的Beta,却总是被秦明的Omega信息素冻得龇牙咧嘴,投奔林涛缓解受伤的内心。

 

林涛会笑得很开心,两个小虎牙都露了出来,平时特别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用着和自己信息素一样甜甜软软的嗓音说:“宝哥,这就是你不行啦~”

 

“你行你上啊,涛涛,这可是你惹出来的祸。”李大宝捂着鼻子,作为嗅觉敏感的她,闻到秦明的信息素觉得太凛冽了,闻到林涛的信息素又太甜了,真是苦痛。

 

颠了颠手里的苹果,林涛很自然地走到法医科的门前,把李大宝甩到门外。

 

李大宝只能气鼓鼓地道:“这对狗男男——”

 

他们一直相处的不错,本以为会有成熟的机会让彼此坦言增进更深层的关系,比如Alpha与Omega之间的标记,无论是Alpha标记Omega还是足够强势的Omega标记Alpha,林涛和秦明之间总该走到这一步了。

 

然而举步于林涛的情商,也举步于秦明的闷骚。

 

李大宝不止一次和小黑八卦她的上司和小黑的上司,两个傻子在恋爱中的不可理喻,该早早滚去结婚了,还在这里祸害群众。

 

当然迟早会打破这一层冰面。

 

林涛一旦回想起那天他顶着一身比他还要甜腻的奶油味儿信息素回龙番警局时,秦明那简直眉头都被冰霜封起来的情景,本来无情绪的眼神,压抑着惊涛骇浪。

 

一直耐到结案,他高兴地抱着送给秦明的玫瑰,敲响法医科的大门,几日的忙碌终于结束,能够陪着秦明奔向餐厅用喜欢的晚餐。

 

林涛絮絮叨叨讲着这个难办的案件是怎么被他解开的,秦明则沉着脸,一路的无言,终于让林涛反应过来,“宝宝,你生气啦?”

 

秦明瞥了他一眼,通常他们用过晚餐,他会驱车送林涛回家,再自己回家,而今晚他省略了中间的步骤,只剩下带着林涛回自己家的最终结果。

 

他是钳着林涛的手腕将人从车厢里拉出来,跌跌撞撞走进自己家,大力的摔门,让林涛瑟缩着脖子感觉不安。

 

林涛努力睁大眼,让自己湿漉漉的大眼睛显得更无辜一些,秦明有说过最喜欢他的眼睛,所以林涛也经常拿自己的眼睛施招。

 

秦明把他拉扯进冰冷的屋内,这个强迫症的世界,整洁的没有一点人味,如果不是屋子里的秦明,林涛觉得自己是不会喜欢来这种地方的,可他偏偏总是跑来,用自己的快乐与阳光感染这间屋子的温度,使得秦明看起来不那么像不食人烟的魅神,而是与他一样有七情六欲的寻常人。

 

摔倒在秦明那张狭窄的沙发上时,林涛还撑了撑手,挪了下屁股,让自己好是摔在沙发上,而不是摔到地上去。

 

接着秦明就欺身压了上来,属于Omega的柠檬味儿此刻在空气里愈发的浓烈,隐隐有发情期的征兆,让林涛惊觉不妥,他准备止住秦明,让秦明找找抑制剂。

 

结果刚反手握住秦明的手,自己腰间锃亮的手铐就到了自己的手腕上,清脆的钢铁撞击声让林涛一愣,他听到——

 

“Omega?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那么浓烈的别的Omega的味道?”秦明压着嗓子,他的眼睛都眯了起来,透着的乌云密布似乎整个人极度的压抑。秦明无法控制自己心底攀升而起那股强烈的嫉妒,与道不清的阴暗。

 

他想要将林涛牢牢锁住,就像现在铐住他的双手,扼住他的脖颈,夺走他的呼吸,让他属于自己。

 

秦明的称呼总是冰山美人、冷艳动人,在大家的眼里他是理智的天才,拥有着冷静卓越的大脑。

 

但只有秦明知道他有病,他不是那些无病呻吟矫揉造作的Omega,如果不是性征的变化,他应该是Alpha,比林涛还要强势的。他的内心存在着整个世界的阴暗,所以比起活人,秦明更喜欢与死人为伍。

 

秦明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活人,那就是林涛,是他世界中的太阳,温暖的阳光晒退他心中的阴暗,让他不再那么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可林涛的世界里他却不是独一无二。

 

林涛沾染着其他Omega的气息,站在他的面前,属于他的东西被人硬生生抢走,秦明觉得哪怕是弄坏林涛,也要将林涛抢夺回来。

 

几乎是封闭的空间里填满了Omega的气息,要不是林涛在学校那会儿优异的学习成绩,这会儿也按捺不住身体里蠢蠢欲动一些因子,他皱了皱眉,秦明蓦然凑近的脸,让他看到那双阴鹜的黑眸,翻滚着强烈的情绪。

 

“唔——”秦明咬住他的嘴唇,齿尖碾着柔软的唇肉,尖锐的疼痛顿时从神经末梢炸开火花。

 

虽然鼻腔充盈着柠檬味儿,但秦明探进他嘴里的舌却浅淡的没有任何味道,粗糙的味蕾摩擦过口腔内滑嫩的黏膜,勾起一点痒意,这种陌生的感觉让林涛猛地不知所措,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他都没来得及和秦明解释他今天只是倒霉的在抓人的时候正好碰上一个发情的小Omega,所以沾了一身甜腻的香气,就被秦明几乎是撕咬一般的卷住了唇舌。

 

林涛没什么接吻经验,秦明也一样,他们洁身自好,为数不多的最多也是友谊的亲吻,嘴唇与嘴唇的摩擦,这种深入的,舌齿打架般的吻,对于两个人都是陌生的。

 

可尽管陌生,人体本就有无师自通的功能,更何况还是熟知人体构造的秦明。

 

秦明掠夺着林涛口中的空气,他感觉到林涛唇边有些毛糙的胡茬,蹭着他的皮肤,也感觉到林涛与他一般青涩地回应。


-tbc


评论(25)
热度(200)
©狗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